院子另一边的小屋内,唐心然正在仔细地查看着秦月递给她的玉镯。

直觉告诉她,这个玉镯应该不简单。

似乎为了帮她验证这个猜测,突然从玉镯中泄露出一缕金光。

金光流露出来的刹那,唐心然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舒适了不少,正当她想凑近玉镯看个究竟时,被一声厉喝打断。

“心然,别动!”

突如其来的一声厉喝,直接惊的唐心然手一抖,差点将玉镯砸在地上。

还好秦烈一直都有看着这边的,预料到唐心然的动作,直接将玉镯稳稳地接住了。

“你干什么?心然身体还没恢复,你这样会吓到她的!”

秦月看到唐心然被秦朗一声厉喝吓的胆战心惊,有些不满地责备秦烈道。

秦烈此时没功夫管秦月他们说什么,此时他看着手中的玉镯,直觉感觉这里有古怪。

“秦烈大哥,你看出来什么了?”唐心然望着久久不语的秦烈,有些担忧地问。

在她看来,她好像忘掉了一部分的记忆,她很想想起来自己忘记的是什么东西,但是始终想不起来。

非但想不起来,每当她想到相关的一些东西,她都头痛剧烈,因此唐心然不敢贸然再去想这些东西了。

但是她尤其注意周围的人的一些举动,她渴望从周围人的举动中窥探到有关那部分记忆的蛛丝马迹。

因此,当秦烈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时,唐心然格外关注。

“我好像发现什么了,但是不能肯定。秦月你看着点心然,我去找秦朗问问,估计他知道。”

秦烈其实发现一些东西了,但是他不敢擅自作主张,便去找秦朗。

此时,厨房内,秦朗正悉心照料着云儿。

云儿刚刚虽然没有被夺舍成功,但意外的发生,也让她神魂亏损,虚弱到了极点。

此时的她无力地靠在秦朗的肩膀,任由秦朗为她传输一丝功力。

“好些了吗?”

看到昔日的小丫头长得如此娇媚可人,就算在病痛中也透着一种破碎的美感,秦朗心里疼惜不已。

“我好多了。”

经过秦朗的功力传输,云儿明显感觉自己好多了,感激不已。

“秦朗,你快看看这只玉镯有什么猫腻,感觉不对劲。”

秦烈一心询问,走的风风火火,人还没到声音已到。

秦朗见状,扶着云儿在一旁的侧榻上躺下,接过秦烈手中的玉镯道。

“怎么回事?我来看看。”

玉镯刚一入手,秦朗就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。

他抚摸着手中的玉镯细细查看,就见玉镯内部仿佛有个东西在流转,只是怎么看都看不分明。

想了想,秦朗开启了自己的天眼圣魂,仔细朝着玉镯内部窥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