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星渊中归来,幽蝶便吵吵着让陆叶将她再带出去。

她现在后悔死了,早知事情会这么顺利,当时就不应该只以魂体离开,如果当时直接以肉身离开的话,那现在就可以跟紫英一样,留在外面,尝试合道。

她当时选择以魂体离开,只是小心使然,却不想错过良机。

眼下也不晚,只要能说服陆叶,她依然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陆叶没拒绝,也没答应,就这么吊了她几天。

幽蝶实在忍不了了,以前没有门路也就罢了,晋升合道只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,如今有了门路却因自己的一念之差有所耽误,自然无法忍受,连一刻都不想等!

意识到时机差不多了,陆叶这才松了口,与她一番畅谈。

“什么?你要我将整个战区的融道都召集过来?叶哥哥你要做什么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虫巢深处陆叶淡淡地望着面前的幽蝶。

幽蝶心中一惊哪还不知陆叶的意图,思量了一下,沉声道:“叶哥哥你这是要我彻底叛出虫血二族,真要是做了这样的事日后这斑斓之内,哪还有小蝶的立足之地?”

“有朝一日你晋升合道,你便是虫血至尊,想怎么立足便怎么立足,谁又敢说三道四。”

幽蝶叹息:“我终究是虫母,这样我很难做……”

眼见陆叶有些不耐烦,她忙话锋一转:“不过若是叶哥哥执意如此,小蝶自当配合,还请叶哥哥答应我,紫英姐姐那边有的,我都要有,叶哥哥不能厚此薄彼了,无论怎么说,你我才是最亲密的。”

她显然还惦记着那枚玉简。

“没问题。”陆叶应下。

幽蝶不可能不答应他的要求,紫英已经离开斑斓了,她魂体也跟着出去了一趟,这样的诱惑足以让她付出任何代价,之所以装模作样,无非是要讨价还价罢了。

诚然,此事之后,幽蝶就算是彻底叛出虫血二族了,但相对于她能得到的好处,又算得了什么?

整个大战区总共有八处据点,每一处据点都有融道坐镇,换言之,幽蝶麾下能调动的融道便是八位,也只有幽蝶有调动他们的能力。

虽已与陆叶谈妥,但幽蝶并没有第一时间实施计划,而是问起了陆叶一些问题:“叶哥哥,我想知道你现如今的实力有多强,我不是要打探你的秘密,只是我需要详细的情报,八位融道来此,若没有万全的谋算,这个计划是成不了的。”

“一百六十七道!”陆叶轻轻开口,这段时间他的实力又有一些提升,不算多,但也不少。

“什么?”幽蝶一怔,这个数字无疑让她有些不解。

因为就算她是个融道巅峰,能驾驭的道力也就是一百道而已,陆叶一个入道,怎么能驾驭这么多道力?

而且一直以来,她对陆叶的认知就是百道之力,这才多久,怎么一下子提升这么多?

但转念一想,陆叶之前已经有过斩杀融道七重的战绩了,有这样的实力好像也说的通。

压下心头震撼,幽蝶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,呢喃自语:“这般实力,已经堪比不动用道兵的融道八重了……合你我之力,倒未必没有一战之力。”

陆叶扬眉:“仅仅只是一战之力?”

他本觉得有幽蝶配合的话,能轻松解决掉那被召集过来的八位融道,可听幽蝶话中语气,那八位显然不是那么好解决的。

“叶哥哥有所不知,战区中八位融道,实力参差有别,最强的那个是血族的掣凛,他的修为已至融道极限,但道兵蕴养还有所欠缺,所以不算融道巅峰,便是我想杀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
所谓融道巅峰,不但要在融道层面的修为上走到极致,道兵的蕴养也要达成圆满程度,如幽蝶,如紫英,皆都如此。

但因为每个融道的道兵都有所不同,蕴养的程度也不一样,所以即便同为融道巅峰,实力上也会有一些细小的差别,这种差别同样展现在各自道纹的侧重上。

陆叶虽是入道,以前也不曾接触过这些,但在与九婴的长时间交流中,多少对这些基础的情报有所了解。

那位叫做掣凛的血族,实力只比幽蝶差一线,想解决的话确实不那么容易。

“另外七位融道,有两位出自我的虫巢,我对他们有绝对的掌控权,实力上不强也不弱,可做助力!”

陆叶不禁眉头一扬:“你确定可做助力?”

幽蝶笑了笑:“叶哥哥有所不知,我虫族是个很特殊的种族,虫母对自身虫巢内诞生的所有生命,都有绝对的掌控权,他们永远都不会违背我的意志,无论我要做什么,他们都只会听命行事,可算做我的嫡系,除非有朝一日,他们的实力超过我。”